华新水泥股份有限公司
工具

Bianca Saunders: 当代男装理应是多元的

发布日期:2022-03-19 21:22   来源:未知   阅读:

  新闻软文撰写的3大要点2021 年 7 月份,国际时尚行业当中颇具地位的 ANDAM Prize 颁奖典礼于巴黎皇家宫殿如期举行,来自英国的设计师同名品牌 Bianca Saunders 最终力压 GmbH、Casablanca、Rokh 等人气选手摘得桂冠,在荣誉簿上留下独属于自己的浓墨重彩。

  十分有趣的是,彼时 Bianca Saunders 迟迟找不到场地入口,当最后仓促赶到时大家已经开始在台上做演讲。「我不太懂法语,所以被工作人员叫上台的时候也不知道大家在说些什么。但当他们给我颁奖时,我感到非常震惊」。在接受 Frieze Magazine 采访时,她谈到那天发生的一切事情都是如此的预料之外。

  30 万欧元的奖金外加 Balenciaga 首席执行官 Cédric Charbit 为其一年的专业指导,显然不是所有青年设计师都有能力将足以影响品牌轨迹的此份大礼收入囊中,更别说她在随后还紧接着入围了另一大赛事 LVMH Prize 的决赛名单,单品亦常受明星钟爱。

  1993 年,Bianca 出生于英国伦敦东南部之中心地带 Lewisham:一个不太偏僻但离闹市还是相距甚远的郊区,住着许多不同肤色的居民。在她脑海中,这里从不让人感觉是伦敦,与其远足进城大家更愿意在 Bromley 或者当地 Shoppingmall 购物。

  开明的父母自幼便鼓励 Bianca 尝试接触艺术与工艺品,不断为她灌输自由概念: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不要一味听从社会觉得正确的东西,而此番话语,为今时今日其模糊既定性别界限的创作模式奠定了思想基调。

  「我开始想做设计师是在 14 岁左右的时候。最初想成为艺术家,但后来叔叔(一名创意平面设计师)说艺术家只有在死后才能赚钱,所以我放弃了这个念头」,Bianca 在 GQ Magazine 如是回忆起。

  与其他受中央圣马丁教育体系磨练的设计师不同,Bianca Saunders 并非师出名门:先于邻近泰晤士河畔的金斯顿大学完成时装设计学士学位,再依靠基金会资助才前往了皇家艺术学院修读硕士。无论是在哪家学府,她都是同届中唯一一位黑人学子,尤其是 RCA,硕士所需支付的高昂学费意味着她周围的同学大部分都生活于富裕环境,而工人阶级背景的 Bianca 意识到身份差异后亦决心去努力更多付出更多,毕竟种族永远不该成为一种束缚。

  2018 年,完成学业后的她顺势创立同名时装品牌,崭露头角的硕士毕业作不仅给予了她走进奢侈行业的信心,亦令其得以延续内心一直追寻的那份人生自由。「这是让自己看起来不像在打工的最简单的方法了」,Bianca 曾打趣道。

  纵览眼下时尚界,不乏男性设计师于女装成衣创作中游刃有余,Alber Elbaz、Rick Owens、Nicolas Ghesquière、Alessandro Michele 等等,类似的例子不胜枚举。然而在男性成衣领域中拥有同等造诣或是声量的女性设计师却未如那般司空见惯。

  其时装系列一经展示便迅速获得业界关注,(尽管目前为止她还没有真正意义上的一款爆款,当然也不需要),扭曲接缝、收窄腰部、不对称式剪裁等元素诠释着处于时代前沿的崭新男装美学,连同她对男性气质细致入微的捕捉,对服装优雅简约却不失巧思的处理,勾勒出一幅幅颠覆传统的男性样貌。

  2021 春夏系列,概念短片 The Ideal Man 承载起了设计师的核心叙事,其灵感源于 Hans Eijkelboom 1978年的同名摄影作品:Eijkelboom 邀请至百余位女性描述她们心目中的「理想男人」,并选择戏剧性十足的答复让化妆师以及造型师将其打造成相应形象。

  Bianca 的影像拍摄同样倾向原作,模特扮演着各种类型的男性角色。穿着高跟鞋去参加第一次舞会的男人、音乐厅里的社恐、拿着文凭的大学毕业生以及订婚派对上的 Gully Queen......人们甚至可以从中找寻到贴合自身的身影。「这是在为我的受众设定人物原型,为他们创造理想,好将自己推向这些姿态各异的角色当中。性感、吸引力、并不是女性专属」,Bianca 加以解释,人们穿上她的设计的同时也是在做最真实的自我。

  Bianca Saunders Man,时尚媒体相继使用该词汇囊括伦敦设计师所描绘的多面男性:穿梭于传统与现代、阳刚与阴柔,时而温文儒雅、时而随性浪漫。所有气质都依附于她的设计符号之中,诸如运动裤中的褶皱、衬衣中的垫肩以及超高腰下装、开衩等等。

  21 世纪 20 年代,本就是多元且包容的时代,二元性别理应不能成为限制取向自由的枷锁。而 Bianca 的愿景便是令其时装系列不拘泥于演绎某一种类型的男人,鼓励各位能正视自己与众不同的特质,在英国男装氛围下映衬性别流动之思潮。

  法国塞纳河右岸的东京宫博物馆内,新科 ANDAM 冠军得主终于在两个月前迎来了首支线下时装秀场。尽管受疫情限制仅有 60 位观众在场,但成体系的连贯造型展示、时装编辑的近距离感受、以及巴黎时装周自带的关注度及塔尖头衔,都令其成为 Bianca 的生涯里程碑时刻。

  30 套 Look,进一步扩充了她对男性着装的概念版图。首个出场造型基于相互交织的黑白平面线条营造出立体的扭曲视觉感,腰部收紧,臀部拉阔,将女性魅力「矛盾」地注入男性躯体。看似普通的印花套装却在模特走动过程中呈现出如太阳耀斑的动态效果,延续着对三维体态的持续探索。

  而接续的数款上衣中都在袖位显现出 Bianca 另一巧思,跳脱传统袖长应该延伸至腕骨的规范,透过完全暴露或略微遮蔽手腕的方式为古典男性气质增添些许脆弱感。棱角分明的硬朗西装与大衣被质感柔软的下装微妙中和,缺角衣领更是令锁骨若隐若现。

  「新颖且成熟的外观,为那些渴望从无聊生活中抽身离开的男士提供了一条新道路」,Vogue 首席评论人 Sarah Mower 盛赞道此番首秀。是的,时尚之都巴黎正迫切需要这种鲜活血液。

  从另一角度来看,相比于受尽前人挖掘的女装,男装领域确实拥有更多的实验性可供创作。而除却我们关注的时装周舞台,在当下社交场景中男生们做美甲、穿裙子、高跟鞋、透视背心等等雌雄同体般的着装喜好早早不是小众口味,曾被视为禁忌的领域也不再触不可及。

  深受 Loewe 创意总监 Jonathan Anderson 影响的 Bianca Saunders,无法笼统归类为男性或是女性设计,她自己也不会以中性去勉强形容,一切都如其所说的介乎于两者之间。作为新生代设计势力中的代表人物,她正给予着广泛群体看待男子气概的更多维度的视角。

  「很多有关争执的经历都是长大后才发生的。我一直被教导要拥抱黑人文化,但随着步入工作阶段,发现自己往往是房间里唯一的有色人种,其实还挺困难的。我的朋友和家人总是提醒我要以最好的方式表现自己,因为我是黑人,小事也容易化大。只能说是可悲吧。」

  半年前的一份长篇人物专访中,记录着 Bianca Saunders 对于自己肤色的为数不多的感慨。事实上,面对众多关乎种族的提问她都保持积极态度进行回答,鲜少提及人们印象中的欺凌、歧视等现象。或许是想撇开这个时尚界老生常谈的标签,又或许是它带来的美好回忆远远大于不公。

  我们不难发现成衣元素中的大量西印度群岛文化踪影,在 Farah 合作中针织衫与棉质衬衫的设计原型出自 Bianca 的古旧家庭相册,系列命名 Uptown Top Ranking 亦源于 Althea & Donna 的音乐歌曲,讲述牙买加男性赶往市中心社交前是如何精致地打扮自己。

  2020 秋冬系列的一条印有谚语「Remember This」的方巾,参照了加勒比岛国当地风情习俗。当然,频繁出现的舞厅文化亦基于她作为有色人种的成长故事。

  「派对庆祝在黑人文化中发挥着重要作用,从家庭聚会、婚礼、甚至是葬礼都能视为一场庆祝。他们打扮激进且个性,随着巨型音响系统播放的音乐律动身体。在伦敦南部,大家都了解黑人文化,所以他们对这些持续到凌晨的派对没有任何意见」,于同一份专访中,她延伸聊到了黑人文化是如何被 Ballroom Culture 所塑造。倘若站在消费者角度,Bianca 的设计根源又何尝不契合着年轻世代对地下亚文化场景的痴迷。

  除此之外,品牌更演变为 Bianca 连接黑人创意社群以及倡导平等的重要载体,在她认知中,时尚界的有色人种就像家人一样:Kanye West 早年于 Twitter 为 Bianca 宣传造势、黑人时尚编辑热衷为其报道、明星自愿上身系列单品引流。

  她携手纽约摄影师 Joshua Woods 及作家 Jess Cole 操刀的杂志 We Are One Of The Same,主张社会对性别、种族、身份等议题的讨论能趋于正常。与电影制作人 Akinola Davies 共同策划位于布里克斯顿的展览,则将创意表达场所带至公共区域,拉近创作者与观众间的距离以歌颂黑人历史月。

  品牌创立将近 4 年,继完梦巴黎时装盛宴后 Bianca Saunders 计划将其推向更高的位置,不仅能借助设计美学出现在媒体报道版面,还能藉由香水、鞋履、包袋等途径合力成长为时尚界尽人皆知的名字。

  「一个故事有不同的呈现方式,以不规则的角度来持续讲述它是很重要的。我不希望成衣系列在男士身上看起来像女装,我只希望它穿在哪一性的躯干上都是全然不同的感觉。它需要给人们带来惊喜。」

  继 Virgil Abloh、Martine Rose 后,下一位将于时尚界拥有不俗话语权的黑人设计师,我想 Bianca 已经排名榜单前列。返回搜狐,查看更多